首页 >>

激战中大炮出了故障,指挥员急中生智,寻常一物竟产生奇效!

1951年2月13日上午,往横城方向撤退的敌人,在鹤谷里一带被志愿军第三十九军一一七师三五一团山炮营截住了。在志愿军炮阵地上眺望,可以看见在山下一条狭窄的公路上,已经挤满了敌人的汽车和坦克,不时有一些车辆陆续开过来。看样子,敌人似乎是正在集结部队。

上级命令山炮营在敌人完成集结之前,集中火力击毁敌人的车辆,堵住敌人的逃路,配合步兵对这股敌人来一个彻底围歼。

黄昏时,副营长高子清作为全营的指挥员(营长负伤去了医院),来到各连的阵地检查战斗准备工作。山炮营是连夜赶到这里的,但马上就要投入战斗,所以阵地上显得特别忙碌。

风雪交加的山头上,战士们正在作伪装、运弹药,有的在硬邦邦的冻土上挖工事,忙得像准备过年一样。

高子清在一个炮手背后站住了,他正全神贯注地从瞄准器里往山下瞄准。高子清站在他旁边好一会,炮手一点都没有察觉。

等他校正完了米位,看到高子清时,他连忙拍打了一下身上的雪屑,兴奋地说:“副营长同志,你看,这回敌人算是掉进咱位网兜里了!”

“可是这网鱼能源能全打上来,还要看咱们准备得怎么样呢!”

“早就准备好了,”他顺手指了指大炮旁边的一堆炮弹说,“看!炮弹擦得能照出人影,我保证不让它浪费一发。副营长,到底什么时候打呀?”

“快了,等命令吧!”

高子清每到一个阵地,战士们都是用这种兴奋积极的求战情绪来迎接他。几个连的干部送来了成叠的决心书、挑战书。战士们这种心情,高子清是了解的。

山炮营入朝几个月了,从云山到临津江,一次仗也没打上,每次战斗都是他们刚一赶到,敌人就逃了。大家像个爱抽烟的人老是没烟抽一样,直憋得慌。

这次听说要插到鹤谷里来堵击敌人,战士们全乐了。

因为山道难走,山炮营把牲口都留下了,情愿忍受着严寒和风雪,扛着拆卸开的大炮,翻山越岭,连续几昼夜的急行军。现在好不容易把敌人截住了,谁能不高兴呢!

高子清刚刚巡视完各连的阵地,忽起然前面枪声响紧了,团指挥所的上空升起两颗红色信号弹,“开炮!”“开炮!”几个阵地上同时喊出了同样的口令。各门火炮都怒吼起来,震得松枝上的积雪沙沙地往下落。

“敌人的汽车打着了……”炮阵地上有人喊起来。高子清朝山下一看,公路上烧起好几堆大火,黑紫色的浓烟在火苗上翻卷着。志愿军的炮弹一颗接一颗地在敌人的汽车上、坦克上、人堆里爆炸。妄想夺路南逃的敌人,被燃烧着的汽车和志愿军的排炮拦住了,在雪地上,他们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乱跑。

看到敌人的狼狈相,阵地上的炮手、弹药手都高兴得嚷起来,有的竟跑出了掩蔽部。

高子清生气地喝道:“这不是看热闹,都进去!”但战士们像不放心似的,还是不时地把头伸到掩蔽部外面来,一边往山下看,一边紧张地嚷道:“打!打!别让它们跑了!”

轰击正激烈时,高子清听到二排长贾凤禄连喊了几声“放”,却一直没听到炮弹出口声。高子清一听就知道是弹簧出故障了——经过长时间的射击,炮的弹簧松劲,撞针顶不响炮弹底火了。

在这紧要关头,每个人都恨不得一门炮顶两门用,怎能让它停止射击呢?高子清急中生智:“贾凤禄!用鞋底子打!”

贾凤禄明白了,立即脱下鞋子,拿着鞋后跟,对准撞针就狠狠打了一下。没想到这毫不起眼的寻常之物竟产生奇效——只听轰隆一声,炮弹出膛了,弹药手又接着装填了一发,他又用鞋底子打出去了。这门炮就一直用鞋底代替了弹簧发射……

“急速射”整整进行了十分钟,团指挥所上空又飞起两颗绿莹莹的火球,步兵发起冲锋了。四外山头上,部队像潮水一样涌上山去,向燃烧着汽车的公路,向敌人驻扎的村庄卷过去。高子清立刻命令各炮向敌纵深延伸两百米。

经过半个小时的激战,各路攻击部队胜利会合了。企图南逃的美二师第三十八联队一千多人全部被歼。高子清带着各连连长和一些观测员、炮手们下子山,往山炮营刚才轰击过的地方跑去。

在敌人阵地上、公路上,焦黑的弹坑一个连着一个,公路上的汽车队全部被志愿军炮火摧毁了,歪歪斜斜、破破烂烂地堵在公路上,或仰翻在沟子里。有的汽车司机还没来得及跳下车,就被炮弹崩死在车门上。

高子清仔细地检查了所有弹着点,对炮手们射击的准确性深深地感到满意。

经战后的认真清点,结果发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:在山炮营的众多炮手中,命中率最高的炮手不是别人,正是用鞋底代替弹簧发射炮弹的贾凤禄。

文章来源:世俱杯在中国举办

标签:券商接窗口指导,林书豪40分6篮板,揭货车改装产业链,麦当娜疑恋情曝光,维密签约大码模特